さようなら。

後知後覺又陷入了無法做決定的境況,謝謝你選擇離開,這樣我就不用做決定,也不用糾結了,這應該是最後一篇lof更文,用來向你道別。

現在的我分不清真假,也無法做決定,可能有點把握的就是喜歡你這件事了,雖然也不是很確定啦,可是給你發消息的時候既緊張又期待你回我消息。

不是很喜歡喜歡著你的我,搞得自己有點神經質,雖然是很符合現在病人的身份啦。好長一段時間了,一直在看著你,你怕不怕?凝視你那麼長時間,我有些受你影響,比如我會聽我以前不聽的歌,看以前不看的小說,甚至以後可能看以前不看的布袋戲,不知道你怎麼想這樣被人注視,如果是我,大概會很驚訝吧,微博從一開始我的定位就是自言自語,你關注我之後好些事情改變了,尤...

我知道的,我是知道的啊,為什麼我會喜歡耀輝,喜歡何式凝。

「原來渴望至少有兩種,一種老虎般撲向世界,一種小狗般躲在一角,直到某處傳來口哨聲。」

——周耀輝《紙上染了藍》

你應該記得我說過線上朋友和真朋友是不一樣的,對我來說,因為聽不到聲音看不到表情,沒有共同處於同一種「情境」之下,比如在同一個地方,做什麼事情,我無法把握距離,只好從最遠的距離開始,這樣最保守最低可能出差錯。這個設定是對雙方的,意思是,我把你定在這個距離上,也默認了你也把我定在同樣的距離上,比如憑現在的交情,我很難問你你怎麼了,也覺得你也很難向我說些什麼。我一直很害怕自己給別人添麻煩,更加不想被你視為「麻煩」,也知道你好像也是這樣。大概因為這樣所以一直是不溫不火的關係。

就像你說的,感受不到,太輕了。

今天走在路上又想起何式凝,你說不要去成為別人而是要自己也成為那樣有光的人,其實不是很明白,我只知道...

今日感悟:

1.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尤其是在有女人的地方。

2. 深刻地理解了一次「單純」的意思,前陣子我為這個詞做的註腳是:我這麼容易信人。(對,是明哥那首《我這麼容易愛人》啟發了我)

3. 那麼終極疑問來了:到底是什麼造就了「單純」?我一開始覺得是環境的因素,但是好像差了點什麼,完全是環境造就的嗎?是因為被「保護」得太好?「單純」一詞,不也有「不明世事」之意嗎?

身處一大堆密集的女性當中工作,心情微妙,有些已經在那間公司做了六七年,或者三兩年,我看到有個今年三月入職的人今月離職,上月提出離職申請,是Account Manager,抑或是Sales Admin?
我也想離職。

大概發展不出什麼同事友誼...

我想起來了,工作是為了錢!
想換程序員是因為程序員工資高!
我有一件需要大筆資金的事情很想、一定要去做!所以想轉行程序員。
現在這個是暫時維持生活做著的!先經濟獨立再說別的。
我終於想起來了!

想起來就不迷茫了,一切為了夢想,只希望到時不會太遲。

周耀輝。
YiuFai Chow.

離開之後第一個想念的不是誰,而是學校的食堂,不是說它的飯菜有多好吃,而是,食堂每天從早七點到晚九點一直在開,每到飯點即使不想去吃飯也還是會去飯堂吃點什麼,吃飯吃麵吃粉喝粥喝糖水,或者買個小吃買個麵包買盒檸檬茶⋯⋯
自己一個人,根本不想做飯也不想吃東西,外賣兩個字讓人整個胃都在顫抖,那我還是自己瞎煮點什麼吧。

這幾天才明白一年前阿秋說的某些話是什麼感受,比如晚上一個人睡在宿舍,聽著蟑螂爬過塑膠袋時發出的窸窸窣窣的聲音,比如一個人住的好處是洗澡忘帶衣服可以直接什麼都不穿走出來因為只有自己一個人,比如一個人住的時候還做飯給自己吃有多厲害,一個人住還能做飯給自己吃,也是一種對生活的熱愛吧。
以及,一個人住不...

第N次想起為什麼自己總有一種「一定要讓你知道我喜歡你」的感覺,因為怕來不及,因為覺得未來很黑暗,因為怕你以後都不會再有機會知道。

(你不用懷疑,是的,這麼的事情我都可以忘記,怎樣的事情我都可以忘記,也可以突然想起,沒有契機,就是突然想起和經常忘記事情。

我都唔想㗎,我都好絕望呀,我都想知自己搞乜鬼,問題係,我真係唔知我自己究竟係度搞乜鬼。)

1 2 3 4 5
© と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