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說話。

現在的這份工作,沒有技術含量,大多重複而簡單,都是「手板眼見功夫」,熟悉了就好了,在經歷了一個星期的懷疑和否定之後,我現在感到一種難以置信的輕鬆,做的事不需要創造性,公司這麼多年了規矩很成熟而固定,我只要根據規矩來就可以了,我什麼心不用操,按照樣子做就好了。


做的是沒有意義的事,是自己毫不在意的事,下了班就可以不想工作,不用想著怎樣改善工作,什麼都不用想,可以說爽到飛起。


我想起《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托馬斯,然後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會有人心甘情願做公務員年紀輕輕就過上老年人的生活,也明白了為什麼公司裡的人能夠一待就是三四年六七年甚至更長時間,不用自己去選擇什麼不用自己去創造什麼,也就不用自...

「原來渴望至少有兩種,一種老虎般撲向世界,一種小狗般躲在一角,直到某處傳來口哨聲。」

——周耀輝《紙上染了藍》

人們總說「時間就是金錢」,我要再說一句:「距離也是金錢」。幾個月內都買不起往返成都的機票,我們就此別過吧![抱拳]

又再將鎮靜藥咬碎
疲倦得想放棄身軀

和「總會復原吧 痛快得快樂嗎」一樣,都是恍神時想自言自語的時候自然地哼出來的歌詞。

「財務自由」四字尚遙遠,先經濟獨立,用半年的時間攢點小錢,明年開始去做一件不賺錢還可能倒貼錢的工作。不再執著於一定要去香港讀研,有機緣就去,也不定什麼年紀之前一定要去,機緣到了就去。

看著近在眼前的維港,我們會有相見的那天嗎?再見的時候,各自又是什麼樣的光景?又走過了怎樣的路?

今天上班的時候突然哼起來的歌。

總會復原吧
痛快得快樂嗎
曾經風吹雨打
才對得住炎夏
要是從沒傷心到害怕
沒有承受過多少牽掛
又怎證實感情開過花
又怎容納下個他

很奇怪,突然就從「總會復原吧 痛快得快樂嗎」哼起來,但只記得起來是基仔的歌,記得是這張專輯,不記得歌名。

搭地鐵的時候我在想,我現在正處於一種被社會塑造成「產品」的過程,我不願意被加工塑造成「好用順手」的「職場人」,才產生了大量的痛苦,我其實就是在掙扎。
於是我很想知道做著不同行業工作的我的朋友們室友們,想過什麼,有沒有經歷過我現在的掙扎過程?


怎樣才會開心,我到底想要什麼,都是混亂的。
一天最開心就是吃飯的時候了,填滿胃,很滿足。

下意識地搜「周耀輝」,聽到這首忍不住單曲循環了。

1.
本來一鍵郵件合併就能做好所有人的名片結果因為樣本無法複製,也就無法插入域名進行郵件合併,一整天都在一個一個地複製黏貼,做著這樣毫無技術量的事,恍神的時候在想,我到底在這裡幹嘛?
下班的時候生無可戀又開始懷疑人生,還意識到自己好像一直都是「心隨境轉」,從來都沒想過我到底想要以及真正喜歡,過得開心的是什麼。
我為什麼想要去香港讀研究生?為什麼那麼想去香港生活?為什麼想要離開?是不是非如此不可?又是為了什麼?
又為什麼想學編程,學日語?我對計算機對編程對日語當然是有興趣的,但是我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學的時候開心。
為了去看更廣闊的世界,想看更多的人生可能性,...

你應該記得我說過線上朋友和真朋友是不一樣的,對我來說,因為聽不到聲音看不到表情,沒有共同處於同一種「情境」之下,比如在同一個地方,做什麼事情,我無法把握距離,只好從最遠的距離開始,這樣最保守最低可能出差錯。這個設定是對雙方的,意思是,我把你定在這個距離上,也默認了你也把我定在同樣的距離上,比如憑現在的交情,我很難問你你怎麼了,也覺得你也很難向我說些什麼。我一直很害怕自己給別人添麻煩,更加不想被你視為「麻煩」,也知道你好像也是這樣。大概因為這樣所以一直是不溫不火的關係。

就像你說的,感受不到,太輕了。

今天走在路上又想起何式凝,你說不要去成為別人而是要自己也成為那樣有光的人,其實不是很明白,我只知道...

今天哼起的歌。

以及,今日感悟是,進了一個同事幾乎全是師奶的部門。
沒朋友。
這下真的「與世隔絕」無人可說話了。慶幸的是,開始習慣了。

今日感悟:

1.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尤其是在有女人的地方。

2. 深刻地理解了一次「單純」的意思,前陣子我為這個詞做的註腳是:我這麼容易信人。(對,是明哥那首《我這麼容易愛人》啟發了我)

3. 那麼終極疑問來了:到底是什麼造就了「單純」?我一開始覺得是環境的因素,但是好像差了點什麼,完全是環境造就的嗎?是因為被「保護」得太好?「單純」一詞,不也有「不明世事」之意嗎?

身處一大堆密集的女性當中工作,心情微妙,有些已經在那間公司做了六七年,或者三兩年,我看到有個今年三月入職的人今月離職,上月提出離職申請,是Account Manager,抑或是Sales Admin?
我也想離職。

大概發展不出什麼同事友誼...

1 2 3 4 5
© と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