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說話。

後知後覺又陷入了無法做決定的境況,謝謝你選擇離開,這樣我就不用做決定,也不用糾結了,這應該是最後一篇lof更文,用來向你道別。

現在的我分不清真假,也無法做決定,可能有點把握的就是喜歡你這件事了,雖然也不是很確定啦,可是給你發消息的時候既緊張又期待你回我消息。

不是很喜歡喜歡著你的我,搞得自己有點神經質,雖然是很符合現在病人的身份啦。好長一段時間了,一直在看著你,你怕不怕?凝視你那麼長時間,我有些受你影響,比如我會聽我以前不聽的歌,看以前不看的小說,甚至以後可能看以前不看的布袋戲,不知道你怎麼想這樣被人注視,如果是我,大概會很驚訝吧,微博從一開始我的定位就是自言自語,你關注我之後好些事情改變了,尤...

感覺更平靜了,好像有一個小小的新的我會經過漫長的過程而誕生。

那個我,還會是我嗎?


在決定看醫生確診之前我很怕,怕吃了藥平靜沒有任何情緒起伏的狀態,現在也依舊有點抗拒這樣的狀態,所以才會吃完藥覺得噁心想吐吧。

會好嗎?那些壓垮我的問題,能找到答案嗎?沒找到答案也會可以好起來嗎?那樣並不是痊癒啊如果沒找到答案的話。

加大了藥量,明顯感覺到排山倒海洶湧的情緒被壓到更深的地方。

情緒只是被壓到深處去了,但是並沒有解決,伺機捲土重來。

在我以為今晚又要精神抖擻到兩點才會想睡覺的時候,藥效來了。

在看醫生之前我已經有一個月每天精神抖擻到兩點甚至以後才想睡覺。在這之前,我還有過嗜睡一整天晚上精神得很,以及早上五點醒來一次的經驗,都被我後知後覺,我還覺得我的睡眠挺正常?以為不過是偶爾,事實上並不是,嗜睡有一段時間,早醒有一段時間,晚上精神抖擻睡不著有一段時間,總之,睡眠混亂。然後我還覺得自己的睡眠很正常???

見醫生沒有哭,做心理測試的時候哭了。一條一條的都是我。

如果醫生是以有輕生念頭為由判定我的程度為嚴重的話,那我一月起就是嚴重了啊。一月以及其後幾個月,一度覺得活著好累好累,不想再撐下去,沒有力氣再撐下去,心裡響起一句:「我想閉上眼睛,不再看著這個世界。」直到現在,我也還是這麼個想法。

我知道身體的乏力意味著什麼,因為我覺得除了接受和承受這個世界加在我身上的東西以外,我什麼也做不了,如果還一直是這樣覺得無力無助的話,我的病就不會好,偏偏這些又是我覺得無法承受的,於是直接崩潰掉,直接想放棄生命。

如果我什麼都無法做的話,那活著對我來說就沒有意義,如果我什麼都沒法達成的話,那活著對我來說就沒有意思。

我沒有...

打了半天遊戲想起明天要去見醫生,整個人開始不安。


第一次見醫生時,一個人推開診室的門已經開始哭,你們醫生就是這點好,看到我一進來就哭也沒什麼反應,打開抽屜發現沒紙巾還問我有沒有帶紙巾。結果就變成了醫生問我幾個問題,我一邊哭一邊說,還一邊撕紙巾,半個小時之後整張紙巾被我撕碎了。


那不是我,我不知道原來我這麼害怕和不安,如果不見任何陌生人我會在正常狀態,可是只要一見陌生人,要跟陌生人說話我就很不安,甚至只要對方一句話,立馬哭出來。不分場合不分時間。


現在情緒很穩定,明天就難說了,我怕我見到醫生又哭出來,啊,救命啊,我覺得正常的那個我被關在後面黑暗的地方出不來,現在的我是病著的我,但是有個意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崩潰啊,吃了藥整個人平靜得不行,想有點情緒起伏都不行,另一種痛苦。難怪那麼多人半路停藥了,我也想停藥了。好痛苦,之前每天心情低落因為一點小事就哭起來是痛苦,但是現在每天平靜得像死了一樣也很痛苦,沒有活著的實感。
感覺現在的平靜都是靠藥物提振的,啊,倒計時本來應該很難過的結果我沒有任何情緒反應,不想刷微博,刷到社會大事也沒有任何反應了。啊,這到底在幹嘛,直接痲痹了我的神經嗎??媽蛋。

我知道的,我是知道的啊,為什麼我會喜歡耀輝,喜歡何式凝。

「原來渴望至少有兩種,一種老虎般撲向世界,一種小狗般躲在一角,直到某處傳來口哨聲。」

——周耀輝《紙上染了藍》

你應該記得我說過線上朋友和真朋友是不一樣的,對我來說,因為聽不到聲音看不到表情,沒有共同處於同一種「情境」之下,比如在同一個地方,做什麼事情,我無法把握距離,只好從最遠的距離開始,這樣最保守最低可能出差錯。這個設定是對雙方的,意思是,我把你定在這個距離上,也默認了你也把我定在同樣的距離上,比如憑現在的交情,我很難問你你怎麼了,也覺得你也很難向我說些什麼。我一直很害怕自己給別人添麻煩,更加不想被你視為「麻煩」,也知道你好像也是這樣。大概因為這樣所以一直是不溫不火的關係。

就像你說的,感受不到,太輕了。

今天走在路上又想起何式凝,你說不要去成為別人而是要自己也成為那樣有光的人,其實不是很明白,我只知道...

1 2 3 4 5
© とお子 | Powered by LOFTER